小小

【谭赵】在水一方19(完)

他师哥痴爱的凯宝宝:

大西洋的海风从西海岸吹来。一年四季,都有股海水的味道。


夏去秋来。谭宗明裹着有些厚的大衣,瑟瑟站在公寓楼下。


他不是卖惨来了,他完全可以坐在舒适的车里,开着空调,等那人回来。


可他一刻都不想多等。两个月已经是极限。两个月给他的时间已是极限。一个太平洋,十几个小时。几万里。


赵启平手里抱着一叠厚厚的资料。


公寓下站着个人。裹着围巾。大风衣。他的眼里全是秋风,秋风刮得太烈,激起一些生理性泪水。


赵启平转身就走。


“回来!”谭宗明难得强势。他算一个温柔的人,所有内在的,高高在上的权势积威通通用温柔的态度包裹。


谭宗明追了过去。伸手把他手里的资料夺过来。打量着只穿一件长袖衬衫的青年。“天凉了,还穿这么少。”


赵启平木木的跟着谭宗明进了公寓。他不是没想过男人会跟过来。最初一个月的忐忑之后是越来越多的无所谓。


大概,忘了吧。


所以两个月后的某一天,他就这么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。赵启平有一瞬间觉得,一切都是错觉。从他们认识开始,那个莫名其妙的吻开始,一切都是错觉,一场混沌而未知的梦境。


梦境的男主角此刻正一脸严肃的打量着自己的公寓。打开自己的衣柜看了一眼,摇摇头。又去厨房看了一眼,叹口气。然后默默盯着自己看。久到以为他会把自己看出个窟窿的时候,突然开口,“这两个月你吃空气活过来的吗?”


赵启平看着男人抿着唇,皱着眉。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
赵启平是个奇怪的人。越是无所谓没有负担的关系,他越能粘的紧。越是看不清自己心的,他就逃的越远。


他逃了几万里。也没找到答案。他害怕认真而真实的东西。他热爱一场场随时可以game over的游戏。


他害怕恐惧却又隐秘的期待一场以一生为代价的游戏。


赵启平陷在自己的世界里出不来。他好像再也没法没心没肺的和男人相处了。


身后温热的体温唤醒了他。男人抱着他,裹着秋风里的梧桐叶的味道。


“别逃了……别逃了……别逃了。”喃喃自语般,低哑得像枯草被折断的脆弱。


“谭宗明?”赵启平很少叫他的名字。


“嗯。”男人埋在他身后发出闷闷的声音。


“我好像……喜欢上你了。”赵启平听见自己的声音。


“小妖精原来这么笨。害我追的这么辛苦。”谭宗明叹了口气,掰正人的身体,捧着那张性感又帅气到过分的脸,深深吻了下去。


(end)






评论

热度(1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