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小

【楼诚ABO】看朱成碧(21)含谭赵

墨色琉璃:

(21)


阿诚的治疗进入理疗阶段。


他穿着蓝色条纹的病号服,被推进医院后院一所设置了层层关卡的建筑物中。负责治疗的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教授,姓江,他让阿诚躺在一个太空舱式的的仪器里,有红色的光线不断扫过阿诚的身体。


阿诚不懂这些科学,也无所谓他们拿自己做什么实验,反正不会更糟。他就只觉得无聊,看一眼在外面盯着电脑的江教授,开口问:“江教授,刚才我进来的时候,守在几道大门边的,不是医生,也不是保安吧。”


江教授瞥他一眼,阿诚笑笑:“他们都受过专业训练,更像是军人。”“是安全部门派来的,”江教授说,“最近加强了警戒。”“哦?”阿诚问,“以前没有吗?”“有,但没有这么多。”


阿诚打量着房间里的仪器:“这里的东西不是治疗病人用的吗?和核磁共振,CT有什么不同?何至于这样小心翼翼?”江教授摇头:“信息素控制研究是个国际性的敏感课题,早先——就是几年前给你做手术时——只不过是研究如何控制自己的信息素,而现在,已经开发到诱发别人,换句话说,是研究超强性诱发剂的生产和控制。”


阿诚皱眉:“黑市上发情剂到处都是,就是你说的诱发剂吧。”江教授点头:“那些都是最低等级的,范围小,强度弱,可用抑制剂控制。”


阿诚一惊:“你是说,现在研究的诱发剂,不止范围大更强劲,就连抑制剂也无法控制了吗?”江教授微微叹口气:“不止如此,它会彻底破坏人体内分泌,将信息素的分泌开发至极致,短时间内即可致死。”


阿诚抽一口气,突然意识到:“武器!——生化武器研发?”江教授没有否认,只说:“因为你也是他们的人,我才多这几句嘴,而且……最近我总觉得不安,他们没有人说什么,我却总觉得要出事。”


他叹一口气,关闭仪器,舱门打开,他示意阿诚坐起来,说:“你的身体恢复,我大概有八成到九成的把握,你被标记的体质,有利于利用你的Alpha的信息素帮你控制,但是,治疗期间会削弱你的体能,这几天注意休息,补充营养。”


阿诚道了谢,起身时确实有点头重脚轻,研究室大门打开,几个护士推了病床走进来,扶他躺上去,推他出来。


他留意了那些卫兵,他们看起来像普通的保安,但阿诚发现他们都带了枪。


他嗅到了危险的气息。



回到病房,明楼在这里等着,扶他躺好,就递给他一只削好的苹果。


知道明楼身份之后,阿诚一直在生他的气。虽然自己也向来严格遵守纪律,包括最重要的保密纪律,但换在明楼身上,理智上理解,情感上却难以立刻接受,于是少不了甩脸子发脾气,明楼就顺着他,无论他说什么也不恼。


今天又是这样,阿诚咬着苹果,嘴里却说:“我第一次去做理疗,你也不早点来,我看你一点也不担心。”明楼好脾气的微笑着,解释说:“有点事,来晚了,不过我当然担心的,你看。”


他捏起一片断了的苹果皮,阿诚不解,问:“什么意思?”明楼说:“我削苹果向来不会削断,你看,这都断了多少截,都是我惦记你心慌意乱才会这样。”


阿诚忍不住笑,又不想让明楼看见,就举着苹果挡住。明楼也不戳破他,收拾了苹果皮,见阿诚吃完了苹果,就拿毛巾来给他擦手。


“知道你在这里孤单,”明楼一边一根指头一根指头细心擦拭,一边说,“再坚持一天,明天接你回家。”


阿诚吃了一惊:“明天?”明楼说:“不能再呆下去,这里太危险了,我不放心。”阿诚说:“可是治疗……”“理疗三天一次,我送你来,做了就走。药拿回家给你用。”


阿诚从床上坐起来,盯着明楼问:“是不是出事了?”明楼似乎在考虑,最后点点头:“我自己的线人发现了南田,贵婉认为她是为了报复我们,但我不这么认为。”


阿诚向前探身,压低声音问:“难道是为了这里的东西?”明楼犀利的瞥他一眼,微微点了一下头。“南田根基极深,”他说,“上次并没有伤到她的筋骨,她完全可以全身而退,可是她却没有走。至于报复,你我对她来讲还没有重要到冒着被捕的危险来报复的地步。”


他朝着病房门外看一眼:“我的线人发现她在关注这里,贵婉认为她关注的是你,我却认为她不可能为了你大动干戈。”阿诚突然想到:“是你提醒贵婉,这里才加强了戒备?”


明楼点头:“无论这里将要发生什么,对你来说都太危险,所以我要接你出院。本来想现在就带你走,但是江教授说,第一次理疗过后,为防止身体机能出现异常,必须留院观察24小时,所以我只能明天带你走。”


阿诚眉头紧锁,犹豫道:“可是……”明楼知道他要说什么,打断他说,“这不是你的责任,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也没有能力参与,我只要你平安,这也是我和贵婉谈判的条件之一,我要她保证你的安全。”


阿诚还想说什么,看着明楼的眼神,又咽了回去。“好吧。”他柔顺的答道,明楼锁着的眉心终于舒展开,凑过来吻吻他的额头,低声说:“今晚我有事非去不可,明天一早我就来陪你。”阿诚点头:“放心,只一晚,不会有事的。”


“是啊,不会有事的。”身后有人阴阳怪气的说,“明明察觉我来了还旁若无人的亲热,真受不了。”明楼站起身,笑着说:“赵医生,你来得正好,替我陪陪阿诚,我也放心。”


赵启平把一只大袋子放在桌子上,翻个白眼说:“好好,我替你,你去忙。”明楼本来还想陪到晚上,但正巧接了个电话,有急事,只好叮嘱了阿诚几句,又和赵启平打了招呼,离开了。


赵启平这才走到床边看阿诚,抬抬下巴问:“怎么样了?”阿诚很高兴他来,笑着说:“还不错,你呢,那只大袋子里带的什么?”赵启平“切”一声说:“就知道你看见它比看见我高兴。”


他把大袋子拎过来,放在床头打开,里面全是吃的。阿诚眼里放出光来,一包一包翻看,豆干,卤肉,鸭脖,花生米,还有几罐啤酒。


“好好好!”阿诚打开一包蚕豆丢嘴里几颗,“明楼带我吃米其林餐厅也不会让我吃这些东西。”“老谭也是,”赵启平开个罐啤酒递给阿诚,自己又开了一罐,“他们两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家伙,哪里知道喝啤酒撸串儿的好处。”


“就是就是,”阿诚撕开一包鸭脖,“等我出院,咱们吃烧烤去。”“那不还早呢吗?”赵启平喝着酒问,阿诚说:“明天就走,明楼不放心。”


赵启平也不多想,只点点头说:“这里是憋闷,回去也好。不过正好,今晚我不走了,陪你。”阿诚抬起头来:“你陪我?谭宗明准了?”赵启平脸黑下来:“我跟他吵架了,正好来你这里躲躲。”


阿诚无奈的笑:“你们怎么又吵了?”赵启平说:“我要来看你,他不让,说危险。——还不是骗我,就他小心眼。”


阿诚停止了咀嚼。


谭宗明也发现了?看来,这次真的是危险了。

评论

热度(278)

  1. 小小墨色琉璃 转载了此文字